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大學那些事兒(1~18)



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 ?? ? 第一章



? ? 時光荏苒,轉眼間,大學畢業十年了



我早已娶妻生子,事業小成,但在美滿而又平淡的生活之中,卻總是禁不住

的回想起自己上大學時的淫亂生活,陷入往昔的回憶之中,往往難以自拔,夙夜

難寐。終於忍不住要將其記述下來,來追憶我那早已逝去的青春,和曾經的戀人。



那一年,我獨自一人離開家鄉,來到離家千里之遙的一座省會城市讀大學。

那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古城,經濟並不十分發達。但是我就讀的那所大學,卻在全

國的高校中,排的進百名之內。走在陌生的校園中,它給我的印象只有一個字,

那就是大。



因為大,所以我迷路,也因此,偶遇我未來的女友。蒙她指點路徑,我才得

以在天黑前辦清了入學手續,找到宿舍安頓了下來。



其實,我那時候被大學的種種新奇所吸引,對她一點想法也沒有,問過路後,

便將她拋之腦後了。第二次見她,已是三個月後。



那是一次選修課,二百多號人在一間階梯教室。我和幾個哥們擠在後排,同

宿舍的豬頭突然捅我,說:「看那妞,氣質美女。」



「氣質?切~~」我不屑。所謂氣質,一般來說,只是對醜女的一種修飾。



然後我就一眼看到了她。時隔三月,我竟然還能依稀記起,正是當時給我指

路的那位女生。



「奶子好像不小嘿~!」同宿的豬頭在一邊流著口水歎道。



我先表示不屑,然後又有些興趣的品評道:「倒有幾分像孫燕姿。」



好吧,為了不傷害到一些人,我將會在記述中模糊掉具體的地點,至於人名,

也用代稱處理。那麼,她就叫做燕姿好了。



燕姿的氣質確實很好,笑起來好似和煦的陽光。她算不上五官精緻型的美女,

但俗話說,一白遮百醜,高挑豐潤的身材,白皙的肌膚,配上明朗的五官,潔白

整齊的牙齒,卻是十分耐看。



她的鼻樑有些過高,嘴巴有些偏大,但是她的唇角卻總是自然的向上翹起,

好像俏皮的微笑,再加上她的臉型眉眼與孫燕姿有幾分相像,稱上一聲美女,卻

也算不上恭維。



「好像不瘦啊。」另一邊的魏明也湊過來說。



「切~隔著厚衣服,你能看到個屁,再說了,豐滿一點奶子才大,像你的黃

穎那樣?竹竿兒似地,奶子還沒你自己的胸肌大呢!」豬頭調笑。



「騎肥馬,操瘦屄,你懂個雞巴!」魏明怪笑。



「我操,到現在你和黃穎上過二壘沒,還操,操自己去吧你……」



兩人掐到一塊去了。



我卻是暗自一笑,想起與燕姿在三個月前相遇時,大家還穿著清爽的夏裝,

我可以確定,她絕對算不上胖,最多,也只是一種圓潤的肉感,讓她的身體看起

來,很是勻稱。有一種珠圓玉潤的感覺。



後來,我們漸漸的知道了她的名字,她與我同屆同系不同班,家在本城,因

此對於我們學校非常的熟悉。



豬頭那貨,搶先向她發動了進攻。我當時對她並沒有太多的想法,日子也就

那麼一天一天的過去了。



值得一提的是,我們幾個人,包括魏明,豬頭在內,都是與她越來越熟悉,

偶爾的時候,她也會邀請我們去她家裡玩。



她對於豬頭的追求不置可否,但她那爽朗的性格,卻是很快跟我們幾個人打

成了一片,時常混在一起,曾有一段時間,被同學們戲稱『四人幫』。慢慢的,

我開始對她越來越有好感。



我的目光每一次不經意的落在她身上時,都會心中悸動。心臟的異常跳動,

時常讓我面色潮紅,她每次都能敏銳的捕捉到我的目光,然後裝作沒有看見我熱

切的目光,卻又笑我喜歡臉紅,像個大姑娘。



我們的關係突飛猛進,那是在第二年的初夏。那天,我們系足球隊與新聞系

踢完比賽,她說為了犒勞我,請我喝飲料。



我倆一人拎一杯芬達,坐在操場邊的雙杠上,邊喝邊聊天。時間可能久了一

點,等要走的時候,她說自己坐腿麻了,讓我在下邊扶她一下。



我先跳下去,開玩笑一般,作勢虛抱她的大腿。



那時已是夏天,她穿了一條牛仔短褲,兩條圓潤修長的大腿,看上去白膩而

又柔軟。說實話,我當時對於女人很是保守,只有色心沒有色膽,並沒有敢真的

抱上去。



可是她卻當了真,狠狠地一腳踢在了我的肚子上,這一下子,我想不碰她都

不成了。突如其來的疼痛讓我的腰不自覺的彎了下去,臉部完全悶在她的大腿上,

疼得我直抽涼氣。



她也嚇壞了,乍著手,不知該把我推開,還是應該安慰我。片刻之後,我清

醒過來,趕緊離開他的大腿,臉色通紅,甚至不敢擡頭去看她的表情。



又沈默了一會,她輕輕的說:「我要跳下去了,你接著我點。」



我趕緊張開手準備好,然後就見她落地之後雙腿一軟,果然是腿麻了,整個

人直接撞進了我的懷裡。



我傻傻的抱著她的肩,她那柔軟而又豐滿的胸部緊緊地擠在我的肚子上。我

的心瘋狂的跳動,而我的頭腦,卻是一片的空白。



等我恢復意識之後,她已經站直了身子,站在我兩步之外,面色緋紅的望著

我。從她的眼睛裡,我能讀懂她的心意,我知道,就算我當場撲上去吻她,她也

一定不會拒絕。但是,最後我卻什麼都沒有做,也什麼都沒有說。我們兩個最後

相視一笑,並肩離開操場。



從那以後,她開始儘量的躲著豬頭,很少跟我們在一起玩。連帶著我,跟她

見面的次數與時間也大大的減少了。



偶爾相遇,我和她的目光總是在無聲的交流,但是礙於豬頭對她狂追不捨,

我不敢表露對她的心意,那一段時期,可以說是我最為痛苦的一段日子,相思之

苦,兄弟之情,難以取捨。讓我倍感煎熬。



可是漸漸的,豬頭對她的心思也淡了。臨近大一結束,快要放假的時候,有

一次我裝作隨意的問豬頭燕姿的事情,豬頭歎氣,說正有一個有錢的帥哥追她,

看起來挺黏糊的。



我的心如刀割,黯然踏上歸程,開始了一個多月的暑假假期。



暑假裡,因為燕姿,我顯得焦躁而又心神不定。離開學還有半個多月,我就

早早的返校了。



魏明一直都沒有回家,說是為了給黃穎買一件禮物,留在本地打暑期工。我

回來幾天,都見他忙忙碌碌的,很少說上幾句話。



我很想去找燕姿,但是想起那個有錢的帥哥,幾次走到她家的社區,卻都不

敢上樓去按門鈴。



快開學的時候,晚上我自己一個人在宿舍看書,魏明得意洋洋的踹門進來,

扒下短褲,抖著雞巴讓我看那上面粘的血。



「老子給黃穎開苞了!」魏明得意的宣佈。



「我操!黃穎連二壘也不肯給你上,能讓你幹她?」我表示懷疑。



魏明罵道:「老子累的像狗一樣,打了一個月的工,才給她買了一套名牌化

妝品,八百多呢!趁她高興,把她摁在炮丘的椅子上,就給她開了!」



「強姦啊!」我驚得跳起來。



魏明不屑的撇嘴:「沒事兒,一開始她是不讓,等我操進去之後,她就不動

了。騷貨一個,水兒真他媽的多,最後屄裡的白漿子都我幹出來了。穿衣服的時

候,還叫我老公呢,嘿嘿~」



我很無語,那貨真是個畜生。



不過,正是經過魏明的事情之後,我才突然的轉變了對女人的看法,再想起

燕姿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對於她肉體的欲望,開始漸漸的強烈了起來。



我甚至不能想她,一想起她,首先想到的就是那兩條渾圓修長的白嫩大腿,

挺翹圓潤的屁股,還有那兩隻挺拔豐碩的奶子。一個多月沒見,我似乎對於她的

相貌,都開始漸漸的模糊了,唯有她那充滿誘惑的迷人肉體,在我的腦海裡不斷

的翻滾著。



開學的第二天,我晚起,準備去食堂吃飯,剛出宿舍,就聽到有人喊我。



「後衛,你去哪?」



我猛然頓住腳步,清脆而又富有磁性的聲音,是那麼的熟悉。是燕姿。



一個多月沒見,她似乎清瘦了一些,只是嘴角的笑意,還是一如往昔。



「我準備去吃午飯。」我說。



她走近來,上下打量我,笑眯眯道:「好久不見,又變帥不少嘛!就是臉有

點髒,剛起床?」



我心裡沒來由的一陣窩火,那段時間,我幾乎聽不得那個「帥」字,不禁哼

道:「再帥,恐怕也沒有你那個公子哥兒帥吧!」



那貨,我見過,確實挺帥的,不過總是油頭粉面,顯得有些娘。跟我陽剛這

一型的,是兩種味道。



我故意轉過頭去不看她,不知道她是什麼反應,但是過了一會,卻見她來拉

我輕聲道:「你早飯也沒吃吧?去我家吧,昨天我媽燉了排骨,還剩好大一鍋。」



我心裡想著不去,但是腳步卻不由自主的跟著她走了。阿姨,也就是她媽,

燉的排骨很好吃。



「不好意思,快被我吃完了。」我有些不好意思。



「沒事,我媽不吃豬肉,她是給我燉的。」燕姿一直托著下巴看我吃,笑眯

眯的對我說。



這事我倒是知道。燕姿的爸爸是回民,雖然早就和她媽離婚了,但是她媽被

她爸的習慣影響,也已經習慣不吃豬肉了。倒是燕姿,隨了她媽的戶口,沒有那

個忌諱。



「阿姨呢?」我問。



「去我舅家看姥姥了,晚上下班才回來。」她說。



阿姨是在一家星級賓館工作。那家賓館從十幾年前的國營招待所,發展到四

星賓館,再加上那家賓館的老闆跟燕姿的舅舅是同學,在那裡服務了十幾年的阿

姨,也就從最初時的一個小服務員,做到了如今部門經理的位置,算是一位白領

麗人。那幾年她都是負責夜班,一般要到淩晨時分才會下班回家。



我們窩在沙發上看了會電視,燕姿就要去洗澡。當時的事情經過是怎麼樣的,

我現在已經記不清了,反正,我很悲催的被她反鎖到她的臥室裡,說是防止我起

壞心。因為,她家只有兩個女人,浴室沒有門鎖的。



我焦躁的在她屋裡轉來轉去,看到相冊,就拿來翻看。在那上面,我看到了

她爸和她媽在十幾年前的合影,一個典型的少數民族帥哥,和漂亮的阿姨站在一

起很是般配。



燕姿的高鼻樑,原來正是遺傳自她那個不負責任的老爸。而那副明朗的五官

以及曲線玲瓏的高挑身材,卻是更加隨她媽媽。



厚厚的相冊中,直接展現了燕姿從小到大,二十年的成長過程,我很高興,

可以有機會進一步的瞭解燕姿的過往,但是翻到後面的時候,卻是讓我的心中一

片冰涼。



那個公子哥,和她親熱的站在一起,擺著各種各樣的POSS,看背景,應

該是某一處景點。燕姿竟然跟著那貨一起出去玩了。



「看什麼呢?」燕姿穿著一件及膝的長裙,擦著頭髮走了進來。



她看到我正翻看她們出去玩時的照片,神情有些不自然,訕訕的說道:「本

來我不肯去的,但是他邀請了雯雯還有他的一個同學一起去,因為有雯雯陪我,

我才去的。」



雯雯是她的閨蜜,雖然我沒見過,但是知道確實有那麼個人。相冊再往後翻,

確實有他們四個人的合影,我稍稍安心了一點,但臉色仍是不太好看。



燕姿站在那裡,定定的望著我,而我去故意躲開她的目光,不肯與她對視。



「我不喜歡他!」燕姿突然說道。



我意外的擡頭,脫口問她:「為什麼,他那麼有錢,長得又帥。」



「他太矮了,跟我不搭。」燕姿說。



我陣陣無語,說道:「那傢夥至少一米七五吧,你還差一點才到一米七呢。」



燕姿沈默了一會,喃喃道:「但是他都不吸煙的,沒有男人味,像個娘們!」



我張口結舌,半天才回過味來。心中狂喜,但卻忍住笑意,故作嚴肅的摸出

一顆煙來,叼在嘴上說:「那,你喜歡這樣的?」



燕姿一把掃掉我嘴上的香煙,吼道:「敢在我屋裡抽煙,我幫你把整盒煙都

塞馬桶裡去。」



打鬧了一會,我倆就躺在她的床上翻看相冊。她把每一張照片都講給我聽,

從她能夠記事講起,不知不覺,時間就過去了半個下午。



不知什麼時候,我的一條胳膊已經搭在她的身上。她是仰躺在床上,而我的

胳膊,卻是搭在她的肚子與雙乳中間的地方,側著身子,聽她給我講照片。等我

驀然發現自己這個曖昧至極的動作之時,連我自己也被嚇了一跳,怔怔的望著她

的臉,一動也不敢動。



我記得,我當時大腦當機足有一分鐘之久,才聽到她突然有些怯怯的說:

「你還沒說呢。」



「哦~」我恍然驚醒,連忙結結巴巴的說道:「燕姿,我,我喜歡你。」



她調皮的一笑,湊上來親了我一下,說:「這是給你的獎勵。」



而我,心中的浴火已經勃然而發,一下子就將她按在床上,一邊去摸她的奶,

一邊探頭去親嘴兒。



她拼命的躲閃著我的嘴巴不讓我把舌頭伸進去,我見她咬緊牙關不讓我親,

乾脆就放棄了親嘴兒,雙手一起去揉她的兩隻大奶。她猛然驚醒,伸手阻止我,

但是力氣卻差得遠。我隔著衣服摸得很不盡興,乾脆就從她的裙擺伸進手去。



這時,她才真的慌了。之前她雖然阻止我,卻一直沒有出聲,但是我的手一

伸進她的裙子,她頓時叫了起來,讓我把手拿出來。



「後衛,別,我不想這樣……」



但是我已經被浴火沖昏了頭,根本不理她的哀求,指尖從她胸罩的下方硬擠

了進去,在那一團軟肉上不停的遊動著。突然,一個硬硬的突起滑到我的指尖上,

令我的腦子轟的一下,完全失去了理智。



「乳頭,我摸到了你的乳頭……」我的語調,已是近似呻吟。



然後,一股從未有過的感覺沖上我的大腦,早就變得堅硬的雞巴突然傳來一

陣強烈的快感,我的腦子瞬間清醒過來,急忙探手伸進褲襠,抓住正在猛烈噴發

的龜頭,轉身向著衛生間沖了進去。



真是沒臉見人了。沒想到,早已閱盡天下毛片,心中已然無碼的我,竟然初

次實戰就丟人敗興。可能是我太喜歡燕姿了,一粒乳頭,就讓我不能自持。



我躲在衛生間,沒臉出去。過了一會,卻是燕姿從門縫裡遞進一條浴巾,說:

「你洗個澡吧,把衣服拿出來,我給你洗洗。」



我心裡頓時被一片溫情充滿,把自己弄髒的內褲和短褲遞出去,然後隨便的

沖了一個澡。



出去的時候,我的內褲已經晾在她家的陽臺上了。我沒有衣服穿,只好一直

裹著浴巾。望著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燕姿,訕訕坐到她的身邊。看她不反對,就

將胳膊伸過她的後背,環在她的腰上。



那是我第一次摟她的腰,那柔軟中隱藏著驚人的彈性。我從來沒有想到,她

的腰竟然會那麼的纖細,從胸部往下,簡直就像是側切了兩刀,使她的背展現出

一個狹長的梯形。但是腰部以下,卻又猛然向兩側畫出兩條弧線,連接著豐滿的

臀部,讓她的腰部更是顯得纖細柔弱。



燕姿突然不自在的扭動了兩下,往前探身道:「把胳膊拿出來,這樣硌著我

不舒服。」



我自然不肯脫離與她的肉體接觸,便順勢側躺在沙發上,扳著她的肩,讓她

靠在我身上。她稍微反抗了一下,然後就安生的遂了我的意。



我可能安分嗎,當然不可能。我的手,一直在她的肩頭,胳膊,甚至她的雙

峰上打轉。只是每次入侵她的胸部,都會被她用電視遙控器狠狠的打回來。



「你就不能安生一點嗎。」她懶懶的說道。



「你讓我親一個,我就不騷擾你了。」我涎著臉說。



燕姿轉過頭,審視的望著我,問:「真的?」



我嚴肅的點頭。



她噘起柔嫩的雙唇,迅速的在我嘴唇上點了一下。可是等她想要離開的時候,

我可能輕易的讓她逃離嗎?我早就用手按住她的後頸,順勢吻了上去。她嗚嗚的

表示抗議,可是最終,還是被我撬開了牙關,一個長吻,不知吻了多久,才宣告

結束。



接吻的時候,我的手並沒有安分,雖然沒有伸到她的衣服裡,但是卻隔著衣

服一直在揉她的奶子。



她的雙眼迷離,急促的呼吸著,我湊到她的耳邊,輕輕的問:「燕姿,讓我

看看你的奶,好嗎?」



她哼了一聲,這次卻是沒有反對。我一邊不斷的親她的臉頰,脖子,一邊緩

緩的卷起她的裙子,小心翼翼的把她的胸罩解開了系帶。



「只準看看,不能辦壞事。」她柔柔的說。



我沒有理她,因為我早就看傻了。兩隻比食堂裡的手工饅頭還要大上一圈的

奶子,呈完美的半球形顫巍巍的挺立在我的眼前。淡褐色的小小乳暈,比黃豆稍

大一點的淡紅色的嬌嫩乳頭高高的翹起,那形狀,那顏色,比我在無數部毛片裡

看到的奶子都要美麗的多。



我突然瘋了一樣撲上去,兩隻手根本把握不住,我瘋狂的揉捏著,讓它不停

的變幻著各種形狀,然後在燕姿的驚呼聲中,狠狠的把乳頭叼進嘴裡,用力的吮

吸著。



淡淡的乳香,讓人發狂的手感,身下正是我心愛的女人。



燕姿的乳頭極其的敏感,我剛嘬了不大一會,就聽她口出發出一聲舒爽的嬌

吟,我感到她的身體微微的顫抖著,一下子軟癱了下去。



我再也忍耐不住,身體猛然向下轉移,探手把她的內褲撥開一條縫隙。



「哦,小鮑魚,沒有毛的小肉屄。」我不由自主的呻吟出聲。



她那淡紅色的大陰唇上,光禿禿的一根毛也沒有。我更加瘋狂,不顧她無力

的掙扎,用力掰開的的雙腿,將內褲扒到一邊的臀瓣上,然後兩根手指撥開了她

的大陰唇。粉色的小陰唇和嬌嫩的陰蒂清晰可見,泛著溫潤的水光。



我把頭埋下去,用力舔著她的陰部,淡淡的腥味更加刺激了我的性欲,我的

雞巴已經漲的發疼了。



「後衛,求你了,你這樣我很害怕……」



燕姿不斷的哀求著,我的舔舐讓她的陰部一陣陣收縮,但是身體卻軟的像麵

團一樣,根本無力阻止我的侵犯。



我扯下腰間的浴巾,堅硬的雞巴已是漲的發紫,我抓著它抵在燕姿的陰穴上,

開始緩緩的用力。



「你做什麼……」燕姿無力的掙扎。



「別動,讓我插進去,我要操你的小肉屄,我今天一定要操了你……」



「不行,不行……」她開始扭動起來,不讓我的雞巴對準陰穴。



我試了幾次,不禁惱了,乾脆抓起她的雙腿,壓在她的胸口上,這樣一來,

她的整個陰穴就挺翹了起來,像個裂開的饅頭一樣,正好湊到了我的雞巴上。



「XX!」燕姿大喊。她這次沒有喊我後衛,而是喊的是我的名字。



後衛是我的我綽號,熟人都這麼喊我,燕姿向來也是。但她這次卻在大喊我

的真名,一下子就讓我冷靜了下來。



她眼中含淚,目光冰冷的看著我,我的心中猛然一悸,我駭然發現,在她冰

冷的目光中,竟然還摻雜著一絲絲的鄙視。



我的雞巴迅速的軟了下去,放開她的雙腿,讓她把撩起的裙子放了下來。



「對不起,我……」我訕訕的道歉,「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女人的身體,我太

激動了。我下次不這樣了。」



「噗嗤~~」燕姿突然破涕為笑,狠狠的錘了我一拳。



「色狼!剛說喜歡我,就想那樣,你們男人怎麼都是這樣啊!」她猶自不解

氣的狠錘了我兩拳。



「我剛剛才說喜歡你,但是在心裡,已經喜歡你很久了……」我趕緊哄她,

撫慰了半晌,方才讓她真的消氣了。



「我媽說,我的身子一定要留到新婚之夜,那樣老公才會珍惜我,我才會幸

福一輩子。」燕姿鄭重的跟我說。



我有些不高興的說:「我不就是你老公?難道你想嫁給別人?」



燕姿鬼鬼的笑:「誰知到你會不會被別的女人勾了魂兒去。」



我一本正經的扳著她的臉,說:「燕姿,你記著,這一輩子,只允許你不要

我,我絕對不會主動離開你的。」



她的眼神一下子柔軟下來,咬著嘴唇注視我半晌,輕聲哼道:「親親我。」



我突然感覺,親吻她,是那麼的神聖,我輕輕的嘬吮著她的雙唇,雙手卻是

老老實實的放在她的雙肩上,不再有任何逾越的動作。



吻了半晌,她的呼吸越來越是急促,突然脫離我的親吻,雙手按住我的頭,

慢慢的向下壓。我心領神會,順著她的下巴一路向下,粉嫩的脖頸,纖細的鎖骨,

然後隔著衣服,用嘴唇探索她那深深的乳溝。



她突然推開我,側身躺在沙發上,自己撩起長裙,用手托住一隻顫巍巍的奶

子,眼色迷離的望著我。



我順從的側躺在她胸前,一嘴叼住她的一粒乳頭,輕輕地吮吸著。



「使點勁兒。」她用下巴抵著我的頭,用力將我的臉壓向她的胸部,顯然,

她是真的動情了。



我一直舔弄她的兩隻大奶子,至少有十幾分鐘。我感到,她的身體至少痙攣

過三次,最後身體軟的像泥一樣,黃色的純棉內褲上濡濕出一大片的濕跡。



「誒~~你的那個,可真大。」她帶著高潮的餘韻,懶懶的躺在我的懷裡,

望著我那依然昂立的雞巴說道。



天呐,在那之前,打死我,我也不相信她能說出那句話來。



「那個……什麼呀?」我有點尷尬,胡混道。



燕姿不屑的撇了撇嘴,道:「雞巴唄,你當我不知道啊。」



我只覺得一陣陣驚雷在我腦海中轟然炸響,顫巍巍問她:「你見過?怎麼知

道我的大。」



「切~~毛片上見得多了。」她不屑的說。



哦,好吧,是我多心了,女生看毛片,也很正常嘛!哈哈,哈哈哈哈。



「不過,雯雯見過不少真的。據她說的,好像,也都沒有你的大。」她好奇

的打量著我的命根子,還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你們女生湊在一起,整天都談論些什麼啊!」我崩潰的仰天長歎。



「你們男生可以談論女生,我們女生就不能談論男生嗎?」燕姿狡黠的眨著

眼睛說。



這就是我們的第一次親密接觸,我差一點,就破了她的處女身。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